老人的住房是一套兩室一廳的老房子,房內裝修、陳設都很簡單 華商報記者 於卓 攝她是一位81歲的老太太,頭髮花白,身體瘦弱,生活節儉,因腰椎間盤突出,腰身幾乎彎曲到90度,站起來就會很疼痛。可就是這位普通平凡、疾病纏身的老人,卻擁有一個高尚脫俗的想法——將自己唯一的房產去世後捐贈給社會。這處房產位於西安市東門附近,二室一廳59平方米,她希望可以幫助更困難、更需要房子的人。
   這位低調的老人甚至不願透露自己的姓名,所以我們尊重她的意願,沿用她之前給貧困生捐款時留的化名“何奶奶”來稱呼她。
   昨日中午,在那間有些簡陋的老房子里,身體不便的何奶奶坐在床上接受了華商報記者的專訪。對話中,這名八旬老人思維清晰,一口標準的普通話。
  為什麼不把房子留給女兒?
  他們有住房,我想把房子給真正需要的人。
   華商報:您哪一年出生的?哪兒人?什麼時候來西安的?
   何奶奶:我1933年出生,老家在河北,1960年來支援西北建設。
   華商報:您工作時從事什麼職業,退休多久了?
   何奶奶:在當時一家單位當會計,現在單位都沒了。退休時間已經想不起來了。(之後老人從柜子抽屜里翻出來一本退休證,顯示的退休時間是1985年,當時的退休工資是80多元。)
   華商報:現在退休工資多少錢,夠用吧?
   何奶奶:3000多元,用不了,我現在下不了樓,女兒一次買一星期的菜,我吃素,中午我自己做飯,晚上他們回來做。我身體一天不如一天,不知道哪天就沒了。
   華商報:女兒和您關係好嗎?
   何奶奶:當然,女兒女婿都對我很好。
   華商報:那您為什麼要捐獻住房?不留給女兒?
   何奶奶:他們不需要,他們有住房,我想把房子給真正需要的、困難的、沒房子的人。等我死了以後,讓他們住進來,就是不知道咋辦手續,所以才給華商報打電話。我還要捐獻遺體呢,讓人研究研究我為啥會得腰椎間盤突出,咋治都治不好。
  女兒不同意捐獻咋辦?
  這是我單位分給我的房子。
   華商報:您有捐獻想法多久了?
   何奶奶:很久了,年輕的時候不想,老了想,人老了就看開了,啥都帶不走。
   華商報:和女兒談過嗎?
   何奶奶:談過多次。
   華商報:女兒同意嗎?
   何奶奶:她說:“給我,更好,不給,也行。”他們自己有房子,就是遠得很,小孩上學不方便,一直在這兒住著。捐獻了他們就搬走了。
   華商報:那您是想把房子讓別人居住?
   何奶奶(很堅決):不是,所有權給他,我死了以後他就搬進來。
   華商報:有啥條件沒?
   何奶奶:沒有。
   華商報:現在需要房子的人太多了,到時候都說自己需要咋辦?
   何奶奶(詫異):真的呀!要是能給公家就好了,沒有糾紛。
   華商報:女兒不同意咋辦?
   何奶奶(搖頭):這是我單位分給我的房子。
  以前經常捐錢嗎?
  有大震大災都捐,汶川地震時捐了有幾萬塊錢吧。
   華商報:同事說以前來過您家,報道過您給貧困生捐錢的事?
   何奶奶:那時報紙上登了很多貧困生,我就打電話想捐。
   華商報:捐了多少錢?
   何奶奶:2萬。
   華商報:您以前還經常捐錢?
   何奶奶:有大震大災都捐,汶川地震時捐了有幾萬塊錢吧。遇到其他災害,也會捐個五六千元。
   華商報:您一個月生活費多少?
   何奶奶:吃飯加吃藥得上千元,主要是吃藥。
   華商報:這事和鄰居說過沒?
   何奶奶:這還給別人說啥?不想讓人知道。
  記者印象
  4年捐5萬元 稱能力有限不值得報道
   昨日中午,當華商報記者按照何奶奶提供的地址找到這棟住宅樓時,攝影記者覺得很眼熟,進入房間一看見老人,就確定自己來過,因為老人曾經給貧困學生捐過款。
   原來,2012年,老人就將節儉下來的2萬元捐獻給華商報“牽手行動”,幫助了4個貧困大學生入學,當時華商報曾專門進行了報道,但低調的老人並不肯上鏡,只能拍了一張老人雙手遞錢的鏡頭。雖然一家四口蝸居在老房子內,過著勤儉節約的生活,但她說希望能盡自己一點點力量,幫貧困大學生上完大學。老人說,她一直在關註《華商報》報道的那些貧困的孩子們。“子女都大了,有吃有喝又有住的,外孫也能上起學,我都這麼大年齡了,再能花多少?所以就把退休金存下,看到哪裡有了災害,哪裡有了需要幫助的人,我就把錢捐出去。”老人當時說,她能力有限,只能捐這麼些,所以覺得不值得報道。
   陝西省慈善協會工作人員介紹,2008年汶川地震時,何老太曾給災區捐助過2萬元錢,之後又通過銀行的募捐箱捐了1萬元。短短4年時間,老人共捐出了5萬元。
   昨日,記者仔細觀察了一下老人的住房,這套兩室一廳的老房子裝修、陳設都很簡單,59平方米的房屋內擠著3張床,除了兩間卧室外,客廳也搭著一張床,還放著書桌,是外孫讀書睡覺的地方。何奶奶的房間內,一張單人硬板床,一臺老式電視,屋子中間拉著繩子,晾著一溜衣服。可以看出,這家人生活得並不富裕,老人還需常年服藥,可以想見這5萬元是老人怎麼省吃儉用攢下來的。
   記者搜索發現,該地段二手房價每平方米在5700元左右,以此計算,老人的房屋價值約34萬元。當攝影記者要給老人拍照時,老人仍是不斷躲開,她覺得這事兒不需要報道,不需要宣傳,就是自己的一個心愿。
  女兒回應
  房款是自己掏的 母親不考慮自己
   昨日,華商報記者聯繫到老人的女兒。聽說媽媽要捐獻房子,女兒顯得很氣憤,說自己堅決不同意。
   女兒說,之前媽媽曾和自己說過捐獻房屋的事,自己以為她是一時興起,沒想到真有這樣的想法,她不能同意。
   “房產證上寫的我媽的名字,確實是她的房子,所有權是我媽的,但2000年買房子時的2萬多元都是我掏的。”何奶奶的女兒說,之前房子是每月付租金,媽媽本來一直不願買,後來自己東借西湊交了錢才買下了房子。當時愛人一個月工資才500元,小孩才2歲,自己沒工作,好不容易才湊到錢。後來裝修、買東西、裝天然氣,也都是自己出的錢。
   “媽媽只想自己,都不替我們一家考慮,房子捐了我們住哪裡?”女兒說,她是按揭買的房子,每個月要還貸款,而且現在還沒交房子。
   聽見女兒的說法,何奶奶也有些激動,她說:“2萬塊錢到哪兒能買房子?那是我單位的房子,我還不能做主?”
   陝西眾邦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曉東認為,房產證所有人擁有對房屋的占有、使用、收益、處分權,也就是說,老人作為產權登記人,對房屋擁有完全的處分權。至於女兒所說的買房子的錢、裝修等費用,這是雙方之間的債務,與房子的產權無關。如果老人要捐獻,可以自己書寫協議進行公證。“現實中把房產無償捐獻給他人的情況還很少,老人能這樣想非常難得、少見。”李曉東表示。
   近年來,國內出現多例老人捐獻房產事件。2012年,上海一對老教師夫妻去世後將價值300多萬元的房屋捐贈給西南地區希望工程。但在捐贈中,出現了公證、過戶等手續費用,令人頭疼。因此上海考慮制定《房產捐贈暫行辦法》,而目前西安並無類似的嘗試。 華商報記者 李琳  (原標題:西安八旬老太欲捐鬧市區2室1廳房產)
創作者介紹

新屋入伙

zwyt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